新思路客小说阅读网 > 网游小说 > 穿呀!主神 > 第1097章 长平县主53
    王小姐留了大约半个时辰才走。因为有黄柄在,这个时间也算不长也不短了。

    以后也没再来,毕竟她一个未出阁的小姐,又不算是黄柄的学生,不适合一起讨论。

    又过了三日,希宁叫人请黄柄过来。

    黄柄一来就感谢,不光是这里饮食起居都照顾周到,县主还派人去黄柄的家,和其娘子知会一声,并且还带去换洗的衣服。

    黄娘子很是大度地说,既然在县主府,那完全可以放心,就麻烦县主了。去包了衣服,并且说每日换洗衣服可以叫钟朔带回,她来洗。

    当然不会让钟朔每天还带衣服回去洗,可这样说得让人听得舒服。

    黄柄过来,行礼后,希宁让人看座、煮茶。

    可能是时间住得太久了,都住了七天了,主人打算赶人了。

    黄柄思虑一下,还是作揖:“不知县主叫黄某来何事?”

    不是他老不知羞,而是这里的画作又多又好,每一张都是精品之作,细细揣摩时可以忘了时间。这七日,也就粗粗过了十副字画而已,看目测书房里,至少有四五十副之多。

    也只有厚着脸皮,看县主脸是否也一样厚,能赶他走。

    希宁含着笑说:“有二件事想和黄先生商议。”

    商议?是不是说,时间打扰了那么长,可以走了吧。

    黄柄也只有继续厚着老脸说:“县主请说。”

    希宁悠悠道:“临邑县属于僻壤之地,黄先生乃儒士,为何会屈居此地?”

    黄柄叹气:“家母过世,老朽扶棺送家母到此地老家入葬。”

    这个她其实早就打听到了,汉如双亲过世,无论是在朝中何官职,都要辞职回去丁忧三年。而黄柄倒霉在,先是父亲病故,好不容易过了三年,母亲又寿终正寝。也就继续丁忧,不过这期间也没浪费时间,对诗书进行注解,居然小有名气,成了儒士。

    希宁于是问:“不知还有多久,守孝期过?”

    黄柄言:“还有一年有余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的话……”希宁用商量的口吻说:“有件事实不相瞒,县内孩子,有钱人家倒还好,可以请先生上门教导。可大部分普通人家孩子,都无书可读,唯一的私塾,费用不是普通人家可承受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想在县内办义学,去找一间房,配上几个奴仆作为杂役,凡事县内5岁到20岁的均可以旁听认字。”

    黄柄一听,立即作揖:“县主乃大仁义,黄某有何能效劳的?”

    希宁含笑道:“就请黄先生就任管理此学堂,聘金每十两银子。再劳烦黄先生物色一名教书先生,聘金另算,三两银子。为期一年,想必一年时间,也能看得出那些学生有多少好学的。愚钝的每天哪怕认一个字,也够日常基本所需。”

    每月二十两银子呀,黄柄心中狂喜。他虽然不是贪财之人,可他在丁忧期间,完全靠之前做清水小文官时的积攒。可过去四年多,要不是家中老妻贤惠,又有几个学生给济,早就捉襟见肘了。

    听到再给三两银子推荐个教书先生,这不就是让别人教。说是管理,其实只管收银子就是。而且还配上几个奴仆杂役,简直爽呆了。

    黄柄立马就答应下来:“县主如此为百姓造福,黄某岂有推却?黄某不才,原为县主出力。”

    以前一个老朽老朽的,现在改了称谓,看来有戏的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样定了。”希宁笑着点头,随后说道:“我觉得我门口旁边一个小弄倒是挺好的,是备做停车马的。我不善交际,平日里也没什么访客,车马在另一边的小弄就足够停了。索性就搭上顶棚,作为学点,也能容纳更多的学生。黄先生有空时,出去指导一二,平日里也就坐镇在府内,这书房就先给先生用吧。”

    这就不是每天可以过来看字画,而且还能有银子拿?

    黄柄心里简直乐开了花,却还是要屏住。装腔作势地行礼:“全凭县主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希宁又说道:“还有一件事,要请黄先生帮忙。”

    黄柄心里一沉,果然天下没有免费的馒头,给了那么优厚的条件和待遇,这事也一定很麻烦。

    “帮忙不敢,县主请说,黄某会力尽所能,努力办之。”其实是暗暗打定主意,只要是出卖灵魂、出卖准则的事情,绝对不做,大不了这十两银子不要了,这字画……咬咬牙,也不看了!

    希宁含着笑问:“黄先生觉得王家大小姐如何?三日前她来过,正和钟先生学画。”

    黄柄一愣,什么如何,如何什么?

    不知道县主要干什么,也只有先从学术上分析:“噢,王大小姐,听说她无师自通,光靠临摹亡母绘作就能如此成就,也算不易。那日来,也是个知书达理,进退有度的。文仲能教导这样的学生,黄某也放心。”

    文仲是钟朔的字,这个时代的人真麻烦,有姓有名有字,还有又名、号、别号。能称呼钟朔为文仲的,只有比较亲近的长辈和挚友才行。

    希宁又说:“听说钟先生父母双亡,尚未娶亲。”

    黄柄这下听出点味道来了,于是点头:“正是!”

    希宁缓缓道:“王大小姐也是命苦之人,五岁丧母。诸多事情,黄先生也有耳闻吧。”

    黄柄连连点头,心里盘算着,看这样子,应该是……

    这个老家伙怎么不接话,那只有再暗示:“上月她大舅为了她讨要她母亲的嫁妆,从王小娘手里要来给她作为将来的嫁妆。结果王小娘发出话来,凡是能给五千两银子的就能娶了。好似选亲,实为明码标价。”

    停了,黄柄也只有说:“虽黄某不问世事,但此事也有耳闻。”退亲的三十多岁,足够当爹的男人,去王家闹得了一场,这件事在整个不大的县城弄得街头巷尾皆知,说不知道不是装的,就是“太后”了。

    希宁微叹一口气:“幸亏她舅邓老爷帮衬了一把,否则这好好的小姐,可真的去当填房了。幸好好人有好报,大难过去必有后福,以后她无论选择哪个夫婿,她母亲留下的嫁妆,也足够支撑她。”

    看着黄柄只点头,不说话,希宁翻了翻白眼,这话说到这个份上了,该明白了吧!</> 请记住《 穿呀!主神》最新章节 《 第1097章 长平县主53 》最新地址: https://www.tfta.net/3/3861/66233946.html